「占星師認證」能證明什麼?作者:瑪碁斯老師

「占星師認證」能證明什麼?作者:瑪碁斯老師

關於「占星師認證制度」,最常出現的疑問或反應是「占星師認證能證明什麼?算得準才重要!」、「自認實力不差、何必需要那一張?」、「已經老到不需要」、「有名氣才重要」、「我已經出書了,應該不需要」、「那不過是訓練考試機器…」、「考試內容不全是自己常用的工具 ,為了考試去惡補 ,有意義嗎?」、「占星不是我主用的工具、我不需要」、「我白天有正職、占星只是我的兼職嗜好」、「考不過豈不是很丟臉」….。

其實,是否參與占星師認證本來就是個人選擇,個人情緒不安是人之常情、可以被理解,但若是因為對「認證制度」的認識不足而誤導了良善立意,那就真的非常遺憾了。

以一個經驗者來說,我所認識的「占星師認證制度」、它的立意可分為三大面向來看(點選連結看內文)- 

 

個案的切身福祉

占星師的職業倫理

學技術的經驗傳承-一萬個小時的磨練

 

「那不過是訓練考試的機器…」- 我個人的經驗與看法

關於情緒不安的反應,那需要個人自己去調適,這裡就無法多說什麼,而關於偏頗的價值觀、這裡也不多提,因為明眼人自然能夠看出是非道理,但我想針對「那不過是訓練考試機器…」來提出我個人的經驗與看法

我個人花了相當長的時間在拿證照這件事上頭,原因是我並不急著去完成它,而是踏踏實實地去經驗它,了解它對我所做的要求、並從中獲益,因此,那過程的價值是遠遠超出認證本身的。

在進入開普勒占星學院之前,我在古典占星方面已有一萬小時以上的經驗,而我自己也已經學會如何用百分比方法計算天宮圖,因此當時我判斷要通過一階到三階認證考試應該不是問題,但問題是、我必須飛美國三趟,旅費加上雜支至少要18-30萬,我心裡摳門地想-「那些錢拿來上課、吸收新知該有多好呢?」,加上當時我在為客戶做諮詢時經常碰到心態上、道德上的糾葛與瓶頸;在學技術上、面對不同學派間的攻訐,我感到非常矛盾,內心裡明明認為古典學派與現代學派應當要融合才能使占星學發揮最大效益,但我卻不敢說出口(但我直接做了)…我非常想知道西方占星師究竟是如何看待學派問題以及實際上如何從事諮詢,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另外就是我手上有非常多古典占星書籍,但每一本都讓我感到疑心重重,網路上「看到影子就開槍」的驗證太多,但出身於社會調查的我、「理智」不斷在問我自己「誰能證明這些書裡說的都是正確而可信的?」於是,在百般盤算下,我決定進開普勒占星學院,我告訴自己必須謙卑地放下自己的已知,重新洗刷、再來一遍。

依據NCGR-PAA教綱,我們必須學會古今所有技法、還必須學習基礎天文知識以及占星學史。

許多人認為我們又不是天文學家,為何要學基礎天文知識?但必須說,這樣的想法是墮落的,古代占星師各個都相當於今日的天文學家,即使今日物理與玄學領域已經分家,但所謂占星師的那個「星」依然是行星,所有我們依據行星所做的預測都來自於行星的動態,因此,我們怎能對自己的地球科學與整個太陽系毫無所知呢?

又關於占星學史,那不單單了解占星學的演化背景,更重要的是如何從這演化背景中去判斷哪些書該如何看待、以及哪些技法該如何取用,而不是完全不經思索抓了就用。

舉例:十六世紀占星師也是天文學家-第谷(Tycho Brahe, 1546-1601),他為何想要蓋天文台量測行星?那是因為他發現市面上每一本星曆書量測數據竟然都不一樣,那讓他很惱怒,好、那麼我們就要問了-十六 世紀以前的占星書籍裡有關度數的紀錄是否都是正確的呢?再來,有關於「界」,目前占星界多支持「埃及界」、而非「托勒密界」,但若將時光倒轉,依據每個時代不同占星師的不同想法或翻譯師的筆誤…歷史上至少有六種版本的「托勒密界」,而真正「托勒密界」的版本早已消失不知去向,這想起來不是很可怕嗎?到底還有多少烏龍藏在這些書籍裡呢?再論「焦傷」, 焦傷究竟是一種如同對日蝕的心理恐懼反應?還是真的焦傷?科學上的原理從何而來?內行星焦傷與外行星焦傷的結果會一樣嗎?內行星的內側焦傷與外側焦傷會一樣嗎?最後再論月亮焦傷,黃緯5度與黃緯0度的焦傷會一樣嗎?又例如、在擇時占星學中將日月合相12度內視為諸事不宜,那是為什麼?那是因為沒有月光 不宜狩獵征戰,但可以做什麼呢?可以在家點燭光磨刀練劍、研擬對策,所以,基於這些知識的客觀理解、我可以理直氣壯地推廣「新月祈願」,但不了解或是不願思考的人自然就反對了。

所以,剛好相反,以NCGR-PAA來說、它的最終目的不是訓練「考試機器」,而是要訓練有邏輯感、會思考、並且能進化的專業占星師。

「考試的內容不全是自己常用的工具 ,只是為了考試去惡補 ,有意義嗎?」

會說「惡補」,那就代表還沒學過,對嗎?

我在這裡分享我大學前、高中時候的一個經驗。那時我學習美術專攻雕塑,我有個習慣就是無論是水彩、油畫或哪一門術科,我總是盡量讓工具齊備,所以在雕塑工廠裡、我的位置擺放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雕塑刀。一天,老師來巡視大家的進度,也逐一幫大家做一些修正示範,我的位置就在靠門口的地方,所以我是第一個。老師一坐下來看看我的作品、覺得肌理的油土填得不錯,但有些角度需要修正,於是我趕忙端起工具盤讓老師挑選工具,但他看了看…..然後側眼看到地板上一條木片,便彎下身撿起來,問旁邊同學要了美工刀,把那木片削一削、端詳過後就開始用那木片塑型,當下、我跟同學們都看呆了…。

這個經驗至今仍給我很深的啟發,你呢?你看到的是哪個面向的故事呢?你看到的是一位功力高深的老師單憑一條木片就把雕塑雕得栩栩如生?還是看到他因為經驗累積以及對工具特性的了解、所以知道他自己當時需要選擇什麼樣的工具呢?此外也還要補充一點,他最後還是拿起工具盤上其他工具做細部雕塑了,而同樣的,就算是張大千、也不會單靠一支毛筆走天下。

NCGR-PAA一到三階認證考試所要求的占星知識與技法都是現今西方占星界泛用度最高的,換言之、那些都是占星學常識,而不同技法都有不同的特性與盲點,因此,這其實非常難想像會有占星師用單一技法「一鏡到底」為客戶做諮詢,特別是出生時間校正。

所以,這不是「惡補」,而是補強占星師專業上應具備的常識與技巧。

「占星師認證能證明什麼?算得準才重要!」

每每聽到這樣的反應、就讓我想起另外也有占星師反應「算得準要幹嘛?!」,夾在這兩種反應間還真教人有些難為呢!

準與不準的成因非常多。

初學者的準大多都是矇到的,執業者的準通常是沒把算不準而消失的客人算進去,有一種準是占星師「察言觀色、順著毛摸」摸出來的準,還有一種準、是聆聽者自己對號入座,最後的準、才是占星師依據占星技法、充分溝通所得出的客觀判斷,如果你是個案,你會希望你的占星師是哪一種準頭呢?!

星圖是平的、但宇宙是立體的,而時間更是多個向度與層次、沒有時間就沒有空間。我們是人、不是神,關於預測未來,天底下沒有100%一定準這種事,但當你回頭看、一定能從不同的占星推運技法看到那藏於不同層次間的軌跡與線索。

或許讀者會問:「把過去算得準有什麼用呢?」,但經驗告訴我們:「那實在是太重要了!」,星盤上所呈現的,正是我們的過去與現在,唯有透徹了解過去才更有機會預測未來,而要改變或創造未來,也一定是奠基於過去與現在、它不會憑空冒出來。因此無論過去或未來,我們占星師終究還是需要盡量朝「算得準」來精進,目的就是為了在有限的時間來協助客戶「對症下藥」並「掌握契機」、而非「蒙眼射飛鏢」。

所以,「占星師認證」能證明什麼呢?

以NCGR-PAA來說-

證明你的占星知識、技術、心態都已整備妥當

且這份能力與成就是真正屬於你自己的。

 

作者簡介:

瑪碁斯老師

瑪碁斯(Maki.S) 老師 / NCGR台灣分會 會長
創辦台灣分會,並引進全球占星界最具專業權威與公信力之NCGR- PAA專業占星師中文認證計畫。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改制後首位取得專業占星學文憑之畢業生, 同時亦為亞洲首位取得A*C*G地理換置專業認證占星師,為全時專職占星諮詢師,主要從古典占星、現代占星與靈魂占星三個面向,萃取出對個案內在成長與生涯規劃最具實用性的輔導建言,擅長出生時間校正、地理換置占星、職涯占星、中世紀擇時與風水,同時致力於推動「理性思辨、實務驗證」的學術和平與多邊交流。 現經營「Astro Code占星聖碼諮詢研究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